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我吸毒了,我媽給的”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經典文章 > 經典美文 > 經典精選 >

“我吸毒了,我媽給的”

2019-04-29 11:00:11 作者:暖叔的生活觀 來源:暖叔的生活觀 閱讀:載入中…

“我吸毒了,我媽給的”

  文/張女子

  16歲,我和你們不一樣,我在戒毒中心。

  但我在這特別開心,因為終于不用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了。

  那個女人是我媽媽,想來,她今年40歲了。很多人都說她是和藹可親的,也確實是,在我們那個小鎮,她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年年假期都會有人來看她。

  關于對她最好的印象,是一張她年輕時的照片,那時還沒有我,也沒有爸爸。在天真爛漫少女時代,她眼睛大大的,梳著粗粗的麻花辮子,白色塑料涼鞋也圈不住她白凈小腳丫,坐在池塘邊,和伙伴們玩水。鎮上有個照相的抓拍到了這個場景,夸獎漂亮,相片洗出來,送到家里的。

  可能個人成熟或者“三觀”的養成真的是一瞬間的事。就在那個午后,她的母親因為不堪家暴自殺了。她沒了庇護,也放棄了考高中念頭,念了一個師專,便回鎮里教書了。而那個照相的,竟成了我的爸爸。

  她總認為自己青春甚至鮮活生命都在我姥姥去世那天戛然而止了。剩下的就是無盡的麻木不甘,她把麻木都給了我爸,或許她害怕自己有一天變成她母親那樣的人,而嫁給了她父親那樣的人吧!

  她怕爸爸家暴她,所以她自己總是暴脾氣、冷面孔。而把不甘都用在學生身上,教導他們只有考上大學,人生才算開始,只有奮斗過的青春才是值得稱贊的。

  至于我,當見到第一面那天起,她對我就厭惡至極。

  因為我不是男孩,所以有了“王非”這個名字,代表是的意思。

  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重男輕女,也許是我死去姥姥的一些觀點根深蒂固深植于她的腦海里,生了女孩,就會和姥姥和她一樣。

  擺脫不了命運,我只能聽天由命地活著。沒有奶水,我是喝小米飯湯長大的。

  晚上餓得直哭,她就把我踢到了地上,是晚歸的爸爸把我抱上了床,“你能不能喂喂她,餓得直哭太鬧心了!”

  “為啥是我喂?她是你的孩子,不是我的,我要男孩!餓死拉倒!”她罵完,轉頭就睡了。

  我爸可能覺得我和他一樣不受這個女人待見吧,晚上回來,常常熱一點糊糊喂我。

  不然可能我就餓死了。

  不過也許早死早超生,到誰家也比她家強。哪怕阿貓阿狗,也會有人抱有人疼。

  我八歲時,我爸已經從當年一個普通照相館的小老板晉升為一家婚慶公司負責人,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了。

  后來,他和公司里的婚禮策劃許婷走在了一起。

  我之前見過許婷阿姨,說實話,我挺喜歡她。每次去公司,她總會蹲下來和我說話,夸我又長高了??次?a href="http://www.gzccds.tw/zhuanti/shuxue/" class="innerlink" target="_blank">數學題做得又快又好,她滿臉艷羨地說她從小到大最害怕數學了,還一本正經地告訴我:你知道嗎?我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逗得我哈哈大笑。

  我媽知道這事,像瘋了一樣,跑到我爸公司,扯著阿姨頭發,狂扇嘴巴,大罵她是狐貍精、破鞋。她還砸了公司里的很多東西,詛咒他們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這直接加速了他們的離婚進程,不過,在我的歸屬問題上,他們前所未有目標一致:誰也不想要!最后兩人竟用石頭剪子布的方式決出了勝負,敗了的媽媽當場就是一個巴掌,我眼冒金星,想求爸爸把我帶走,可他頭也不回,丟下一句:終于擺脫了,再呆一天,我也會被揍死的。

  他們結婚那天,我偷偷地去了,站在角落里,無論在哪,我都是一個多余的人。

  經歷婚變,我媽覺得這個暑假自己像被扒了一身皮,很多時候,她都在一遍遍回憶我爸公司員工議論她的每句話,她當成了羞辱。她咬牙切齒地發誓:一定要過得比他們好!

  夜里,我一想到她發誓的樣子,都覺得毛骨悚然。

  不久,許婷阿姨的女兒玉美也轉到我們小學就讀。我媽希望我處處要比玉美強。她聽說玉美在學舞蹈,于是,不管我是否喜歡,也給我報了個舞蹈班。毎次練基本功時,我疼得齜牙咧嘴,哇哇直哭,她在一旁當眾對我一頓吼罵:“就知道哭。你看人家,芭蕾都得獎了,還不抓緊?!?/p>

  她突然開始上心我的學習。天天逼著我熟背古詩三百首、學奧數、記單詞。稍有不會的,她就會罵我怎么和豬一樣笨。眼見我天天長大,她對我的長相又生出些許不滿。經常數落我:“你看你,小眼睛、塌鼻梁。難看死了!和你那黑心的爹長得一模一樣?!闭f的次數多了,我變得愈加自卑。

  她看到年輕貌美的許婷和學校里越來越多的年輕女老師,有了危機感,開始減肥瘦身,又去做了半永久,眉毛和唇色都比以前好看了。原本右眼下有一顆痣,聽別人說這是淚痣,影響命運。她毫不猶豫地去美容院蝕掉了。

  她比以前變美了不少。后來,她接受同事追求,離婚半年后便再婚了。我懷疑她用再婚和我爸置氣。她開始耀武揚威起來:世上的事,沒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要對自己夠狠!

  這種狠勁也用到了我身上,玉美很有天分,經常在我們學校的一些重大活動表演芭蕾,而且她出落得高挑清秀。而我氣質不如人,個頭也不如人,總感覺矮人一截。沒辦法,她又開始嚴格督促我學習,希望我能在成績高人一等。

  六年級復習時,因為緊張,我數學沒考好,而玉美卻名列前茅。

  她氣壞了,抄起家里的一把塑料尺子,重重地抽在我的手心:“你能不能給我長臉,你爸被那個狐貍精勾走了,你要是再趕不上她女兒,我就死給你看!”

  她這樣,我后爸都看不下去了,他多次勸過她,可都毫無成效。

  自從上次婚姻失敗,她的脾氣變了不少,和我后爸說話溫柔了很多,兩人有時間還去看看電影,經常她寫教案,他端著茶和她一起談論。

  后來,我聽到晚上臥室里傳來異樣聲音,我好奇地去看,被裸著的媽媽看見了,丟過來一個枕頭,大罵我:沒羞沒臊的,看什么看。再以后,聽到那種聲音,我都有一種莫名的窒息感,仿佛被別人卡住了喉嚨喊不出來。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成了家里的“外人”。初二開始,一到人多的地方,我就感到臉紅、心慌、手心出汗、講話吞吞吐吐,甚至不敢在學校去衛生間。

  我來例假那天,在廁所里站也不是,蹲也不是,怕極了。

  她在外面捶門,讓我趕緊出來。門開了,她看到我手里染血的內褲。一臉鄙夷:趕緊扔了,臟死了。丫頭片子到青春期,要是不聽我話,每次來例假就疼死你。

  我后爸看到這場景,尷尬地躲到了臥室,而我強忍著淚水,像被她扒光了一樣難過。

  肚子疼得厲害,坐在公園的池塘邊,尋思著跳進去會不會就解脫了。其實,從小到大我研究過很多種死法,但是我也怕,我也想看看外邊的世界。

  我也曾試圖“反抗”,想要一點自己的空間。初三中考完,我和最好的伙伴約好去市里新開的游樂場玩一天,為了怕我媽知道,我和我爸約好去他家住一天,為了此次“出逃計劃”,我爸竟然破天荒地贊助了我500塊錢。

  等我回到家時,她翻到了我藏在書包里的票根。本來我是想留作紀念的,結果被她撕得粉碎。

  她將飯碗狠狠摔在我面前,罵道:“我成天伺候你,你竟然和他聯合起來騙我出去野。開學就高中了,成績不好,怎么上大學?”見我低著頭,咬著嘴唇,唯唯諾諾的樣子。她更是又氣又急。竟然抹著眼淚,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鼓著眼睛,抓著我的衣服說:“你要是考不過玉美,我們誰都別活了!”

  她不是自殺就是下跪,讓我心里既自責難受,越來越不堪重負。

  每天都謹小慎微,怕稍有不慎,又遭到她的責罵。

  慢慢的,我感覺碰過的東西總會留下指紋,總要反復擦拭,過馬路要數著斑馬線過。升入高中,這種情況愈演愈烈。與老師講話,幾乎不敢與之對視,每天獨來獨往,埋頭學習。遇到考試成績不理想,我就會用頭撞墻或用小刀割自己的手腕,這樣能減輕內心痛苦,晚上睡覺總感覺耳邊有風聲。

  我知道自己肯定生病了,可我不敢和任何人說,我想只要我高考完,考到外地,離開她,病就好了。

  我用書上看到的一段話安慰自己:一生之中總會遇到這樣的時刻,你的內心已經兵荒馬亂天翻地覆了,可在別人看來,你只是比平時沉默了一點,沒人會覺得奇怪,這種戰爭,注定了單槍匹馬。我只能靠我自己贏得自由!

  高三,我不堪重負,還是病倒了。一天,她拿回一些白藥片,說是她從同事那買來的,可以治療孩子注意力不集中,有提神免疲勞功效。

  當時,我感冒頭疼得厲害,又怕生病耽誤課,想集中注意力,開始復習。

  她說:“有人吃了成績就變好了,你試試?!蔽倚乓詾檎?,接過她遞來藥片。

  最初,我每天早晨上學前吃一片。一個月后,服藥量變成了每天兩片、三片。

  服藥后,我會不知疲倦地學習,她特別開心。又拿了藥,讓我服用。她告訴我,這藥是從學生手里沒收上來的。叫“聰明藥”,很多學生都在吃,還有專門販賣此藥的微信群,可校醫說,這藥容易上癮,一般都買不到。

  我嚇得急忙吐了出來,“媽,這是毒藥啊,你怎么能給我吃呢?”

  她急忙從地上撿起來,擦掉上面的灰塵,“一片30塊錢呢,怎么能扔了呢?課后班是不是有的有用有的沒用?不是還有那么多人都擠破腦袋去上?你就不理解我們做家長的一片苦心,只要有任何機會,我都愿意嘗試!”

  我不寒而栗,“媽,你是不是瘋了,你拿我的命去試藥??!”

  “小崽子,我還不是為了你好?希望你能超過那個賤人的女兒!”她明顯高興了,又搬出那一套說詞,“我被你那個死爸拋棄后,這么多年怎么過來的,別人不知道,你不了解你媽嗎?我沒辦法只能在這講臺上站一輩子,可是你不能,你要為媽媽爭氣……”

  我實在不想在聽了,拿起藥,吞了下去。

  可慢慢的,我開始掉發、失眠,幾乎每一個夜晚都在輾轉反側中度過。她也發現了這些異常,讓我停了藥??赏K幒?,我開始頭疼、惡心,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我感覺可能是壓力大造成的,說服她讓我重新吃藥,但被拒絕了。為了吃藥,從不跟她吵架的我,開始和她大聲爭吵:“當初是你給的我這個藥,現在為什么不讓我吃!”

  她覺得我是考前壓力大,脾氣躁了一些,竟然沒和我爭執,又給了我一些。就這樣,吃著白藥片,我走進了考場。

  2018年夏天,我如愿以償,考到了一本大學的數學系。終于離開了家,離開了她。

  可我發現離不開“聰明藥”了,她禁止他服藥后,我忍不住自己到網上搜索,找藥、買藥。一次,我花了100元3粒的“高價”買了6粒。和以往的白色藥片不同,袋子里的藥是粉紅色的。吞下后,我有了頭疼、惡心等癥狀。詢問賣家時,對方說這些都是“不同生產廠家”引起的差異。

  我開始向她向我爸要錢買藥,編造了交費、外出等各種理由,有時要五百,有時要一千。后來,我開始嘗試喝一種更刺激的“奶茶”。

  終于有一天,我被抓了。學校通知了她,她和我爸離婚后,第一次一起出現在我面前,竟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不過,看了他們一眼,我便低頭看地。清醒時,我總在想,是她把我毀了,還是我把她的希望毀了?

  “你女兒是在旅館和幾個孩子一起被抓的,現場發現有大量‘奶茶’‘跳跳糖’‘止咳水’等新型毒品包裝。你女兒已經成癮,需要強制戒毒,你們知道嗎?”

  對方說出的每個字都像一聲炸雷在他兩耳邊轟鳴。我爸一頭霧水。

  醫生說我之前服用的“聰明藥”實際上是利他林,即俗稱的“紅處方”類藥物,醫院管理非常嚴格。而網上有賣家用搖頭丸冒充利他林售賣的情況。

  我爸忽地站了起來,兩眼像冒火了一樣盯著她,“你這個瘋女人,究竟對孩子做了什么?有你這樣當媽的嗎?孩子這輩子都被你毀了!”

  “被我毀了?我們還不是讓你毀了?現在怨我了,當初是誰被狐貍精勾走了?”她不甘示弱,站起來和他據理力爭。

  她還是沒有昂下她那高貴頭顱,可我覺得,很久以前,她就失敗了。也許是在姥姥去世后,也許是在他們離婚時,也許是在我服藥的那一刻……不過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終于可以脫離她的控制,雖然這種方式很慘烈。

  最后我想和你們說:

  我挺恨她的,我現在的思維遲鈍,慢半拍,注意力很難集中,我會好好改造,靠自己養活自己。

  世上沒有聰明藥,也沒有后悔藥,一勞永逸是騙人的。

RECOMMEND推薦閱讀

  “右乳腫脹,我得了產后抑郁

  “囚禁受虐18年,拐來的小子救了我”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内蒙古十一选五结果查询